冥衣娇客_106

无憾【缎爹一家】

十五_零零零君:

无憾
【缎爹一家】


写在前面:写的是缎爹一家,前些日子新剧里中阴界重出,有说可惜无法汇集灵狩和辟兵等五大控灵世家,瞬间被捅了一刀。
时间大概是苦境平安之后吧,就是什么幺蛾子都没了,八岐邪神解决了,现在出来的何中阴界有关的下阴界事情也被搞定了。
题目瞎取的。
文中小十九的死相当于是渐渐老去安然离开的,是私设,不能接受就不要看了。
质辛很好,十九很好,缎爹也很好,他们都很好。
Ooc预个警。



一.


“我欣见未来的你,拥有真正的自由。”


二.


他醒来的那一日,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,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一样。
睁眼所见的第一个人,不在自己的预料范围之内。
“魔皇。”那人不失礼数,拂尘轻扬。
“你......”似乎有点记忆,但又好像不是。
“劣者素还真。”素还真自我介绍,停顿一下又道:“当年中阴界红潮危害苦境,幸得魔皇大义,为苦境弥平此灾。”
想起了一点点,他犹豫:“天踦爵?”
素还真点头:“承蒙魔皇还记得素某。”
有点头疼。
“为什么你会在这里?”


三.


这可真是,说来话长。


苦境安定一段时日后,在琉璃仙境安心退隐的素还真收到了来自时间城主的邀约。
这倒是一个罕见的邀约,素还真曾以为自己和城主的友情只能靠冥冥中的怀念来维持了。
虽是这样想的,该赴约还是要赴约的。
于是收拾收拾自己,不紧不慢的到了殊离山。


往事历历在目,好在一切终会过去。


来迎接他入山的,是一个陌生的少年。
两人见面互行了礼,少年浅笑:“素前辈,久见了。”
素还真闻言,愣了一会,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少年,恍然反应过来:“是随遇。”
那年他离开时间城,随遇还是一个小小孩童,被时间城主牵着,注目远送。


城主备好了茶,慢慢悠悠的等待。
时间树显出了一点小异样,那日最光阴和绮罗生在树下同饮岁打趣时,被细心的绮罗生所发现的。
也是难得有这样一次的变动,偏偏又是来自苦境。绮罗生毕竟生长自那里,也不愿好不容易平静安定的苦境再遭浩劫,几人一商量,便寻来了素还真。


听完前因,素还真喝了口茶。
他自然是能理解城主的意思,只是这话未竟,终是不好开口询问。
城主看着他笑笑问:“素还真,你可还记得中阴界的缎君衡?”
素还真点头:“灵狩大人机巧善变,至今令我印象颇深。”
城主笑笑:“素还真,我相信你对缎君衡的了解并不止如此,不过也罢,你也确实不知他故事的全貌。”
“城主提起灵狩大人,莫非此次时间树异变与他有关。”
“是啊。”城主点头,“所以,你先看看这个人为了自身所守护的事物与人,而作出的努力和选择吧。”


缎君衡是一个怎样的人?
对外总是阴沉冷漠,不了解他的人会觉得这个人难相处。还有人会觉得这个人无所不能。
他确实无所不能。
为了他所守护的人,事,物。
所以这样一个无所不能的人,最后也没有得到世间的善待。


素还真看到缎君衡独自一人消散于天地间。
他闭了闭眼,压下了心底所有的沉重。
城主捕捉到素还真那一闪而逝的悲痛,便又给他倒了杯茶:“素还真,人间百态,你体会至深至切。但你无法像缎君衡一般,不惜一切,倾尽所有。”
素还真点头:“素某天命至此,诸多挂怀,为自身,为他人,也总是多方打算。确实无法像灵狩一般,可走的无挂无念,洒脱自然。”
城主叹气:“也是,素还真,你这一生太过辛苦。”
素还真笑着摇摇头,错开了话题:“城主邀我看这段过往,之后的事情我也大致能猜到了。”
“哦?”
“中阴界经历变故终于安定,我亦有几位好友在中阴界退隐,目前劣者并未收到任何中阴界的消息,想必事出在沉眠的魔皇之身。”
“不错,”城主赞许道,“缎君衡当日的付出,只求牵挂之人无恙,魔皇质辛因他救治而躲开死亡陷入沉睡,如今,也是醒来之时了。”
“这才是真正的起因?”素还真问。
“起因当是缎君衡,缎君衡裂魂后,魂魄消散于天地,甚至再无轮回,这世间真真切切再无这么一个人。”城主有点惋惜,“这也影响了时间树,他的时间突然中断所造成的异动终须其他改变来弥补。”
“所以,魔皇苏醒有异?”素还真有了一些思量。
“唉......”城主叹口气,“你方才也看到了,初次重生的质辛性情......”城主犹豫了一下,找了个听起来合适的词,“偏激。若非那场时序动乱,之后又有缎君衡的引导,谁知他会带来什么?而且沉睡这么久,谁知他会不会忘记了些什么?”


最怕忘怀。
最怕身边无人,自己一人孤独的存在。
最怕记忆里一片虚无,唯有失去的痛苦占满心海,从心底带出无法忽视的痛。


素还真起身行礼:“素某明白了,多谢城主告知。”


在时间城主的指点下,素还真找到了魔皇沉睡的地方——那早已被人忘怀的修罗鬼阙。
又等了几日,才等到了空间异变,虚无中一人的身影缓缓成形。


他跨越了千百年的沉淀,终于再一次醒来。


四.


质辛听完解释,有点讽刺的笑:“你到诚实,未有隐瞒。”
“哈,”素还真浅笑,“魔皇说笑了,在魔皇面前,素某又怎敢有隐瞒呢?”
“魔之骄傲,本该在战场之上。”
素还真心下一惊。
“曾经天地不容,我便抗世逆天而行,从未后悔。这世间夺我一切,我自该一一拿回。”
“但是.....”
质辛手撑着头:“我都记得。”
素还真抬眼凝视这个高贵的魔族之皇。
现在的魔皇倒更像一个孩子。
质辛:“我记得他的付出,他的托付。”
质辛看向素还真,缓缓道:“我知那时便是永别,但我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将他的嘱托牢记在心间。如今我承他血脉,自是会为了他珍重自己。”
“此心,早已快然安稳。”
素还真一颗心突然就放了下来。


对于质辛而言,这次醒来,已是第三段生命,人生至此,还有什么放不下的。
早在上一段生命时,他就明白。时局变迁,执着仇恨再无意义,他留不住过去,只能尽力把握未来。


玉斧画疆,金瓯拓地,往事凭谁说。剩秋梦里,一旗残照明灭。


“魔皇可还有想见的人?”


五.


当然是有的。


缎君衡早不存于世,但是另一个被缎君衡挂在心上的儿子,现今不知如何。


素还真便陪同质辛一同前往中阴界。


【无涯之涯】
荒陵笼烟,天地苍茫
素还真和质辛一路至此,顺着星河天瀑往下。甫一落地,便遇上了故人。
“素还真。”
来人右眼下一道痕迹勾起一些过往。
素还真:“啊,是月藏锋先生。”
“嗯。”月藏锋点头,看向质辛:“你是......质辛。”
质辛懒懒的抬眼:“嗯?哈,我记得你。”
缎君衡曾经的同僚,只是见过一两面,后来月藏锋自困,便不曾见过。
“你......”月藏锋很是惊讶为什么会看到质辛。
素还真赶紧上前一步解释。
质辛在漫长的解释中打量了一下久违的中阴界。


物是人非,人事全非。


月藏锋听完后,问:“你们,是来寻黑色十九的?”
素还真点头:“是,不知月先生可有黑色十九的消息。”
月藏锋点头:“有,我带你们去。”
素还真:“劳烦先生。”
三人便一同前行。
行至一半,有人拦路。
月藏锋倒是认识:“三昧长老。”
“月先生。”
月藏锋:“三昧长老拦路为何?”
三昧目光直向质辛:“忽感故友气息,惊讶之余特来一探究竟,却不过......”
“不过什么?”质辛问,声音低沉,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三昧叹气:“未曾想是血脉之引,而你,终归平安。”


平安平安,缎君衡一生为两子平安奔走。


一生悲欢牵挂,也只系平安。


平安平安,重逾千钧。


中阴界的消息瞬间灵通了起来,现今的中阴界之主听说素还真到来,立即派人来请。
素还真一时为难,质辛却毫不在乎:“无妨,我自己去便可。”
终归是他们一家的事,素还真便应下。月藏锋取出路观图,交给质辛,交付时说了一句:“时过境迁。”
质辛虽不解,却也没有多问。


同月藏锋去见灵儿的路上,素还真问:“月先生方才那句话,难道说......”
月藏锋点头。
素还真叹息:“怎会如此,当真是,时过境迁。”


灵儿已经长成了一个大人模样,当年受黑色十九教导的中阴界孩童也都成了顶天立地的大人。


所以质辛顺着地图来到黑色十九所在的地方时,只觉得陌生。山清水秀的地方很多,但是这里也是山清水秀,就让质辛觉得莫名怪异。兜兜转转,终于看到的是一个少年在祭拜的场景。


那墓碑上,端端正正的写着“黑色十九”四字。


人事全非,人事全非。


据说当年下阴界异变,黑色十九为护中阴界而重出,虽未死在战场上,却是身受重伤。退隐后,随着时间流逝,生命也渐渐散去。
重伤退隐一甲子后,安然离去。
转世轮回。
据说黑色十九走时,身边有很多来送行的人。那都是他后来帮助过的人,偶然结识的朋友,教导过的弟子。
据说他这一生并无憾恨,只是觉得莫名可惜......
据说黑色十九这一生爱喝烈酒,因他身子总是偏冷,烈酒暖身,就像记忆中,有谁把幼时的他抱在怀中。
一声声的哄他:“好十九,乖十九,一会就不痛了。”
黑色十九最后被埋在了曾经的绝境长城。
因为他说,那里,应该有他最难忘的回忆。


原来,他沉睡了这么久,久到一个人的一生就这样轻飘飘的划过。
原来,时过境迁是这种意思。
原来,心痛.如此.....


六.


“哈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悲凉的笑声渐渐散去,他独自一人站在坟前,默默怀念着过往。


至悲无泪,至痛无声。


留到最后的人,要承受最深的悲痛。父亲,我......


七.


素还真来时,带了一个女孩子。
看到质辛的那一瞬间,素还真只想到了一个词:荒芜。


“魔皇。”
质辛平静的转身,眼神交会的那一瞬,素还真想:确实是荒芜,
质辛看到素还真身边的女孩子,目光微凝:“她是......”
素还真点头:“是魅生的转世。”
那个女孩子有点怯怯地看着他。质辛问:“你之名字?”
“魅生,缎魅生。”
质辛结了个印落在魅生的额上:“此印可护你平安,珍重自己。”
魅生应了,然后在两人的默许下先离开了。
质辛看着她离去的身影问:“你,是如何寻得。”
素还真答:“朋友之助。”
质辛不再多问,素还真看了一眼黑色十九的坟墓:“魔皇,他已转世。”
“我知晓。”
素还真也不多言,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
质辛又站了一会才道:“素还真,接下来的路无需你陪同。你也大可放心,魔,最重承诺。”


八.


“还有魅生,到时候我们一家四口团聚,会是怎样的场景?”


“失去记忆时,只感到莫名心痛,却不知何故,重拾记忆后,这份痛却更难磨灭,初复生时,吾甚至恨你。”


“我记得初生第一眼,是惨白无心的月,面前人景变幻,耳畔杀声无止,徨徨恐惧。直到遇上你,在你怀中,方能安稳入眠。父亲,质辛不孝,累你百般辛苦,更受这死别之殇,吾不敢求你谅解,只愿,轮回路近,来世有缘。咱们父子,再见。”


“为父魂随身灭,岂有来生。你是我最后的牵挂。你若死,我独活又有什么意义?”


“好十九,乖十九,为父要你活着,只要你平安,什么记忆都不重要。”


“小弟,父亲不可能背叛中阴界,我们只有变得更强,才能保护好父亲。”


“生者寄也,死者归也,生有觉,不负此心,死无知,一场轮回!”


“笨丫头,天下无不散之宴席,来世,我要你平安快乐。”


“山川无恙,牵挂之人无恙,你也无恙,如此,足矣。”


“了无一欠平生事,尘土斜阳尽此回。”


从此以后一切不存,再无人能说平生。


九.


三昧长老想起缎君衡曾言:“人生的路,靠自己一步一步走过,才是独一无二的完整。”


你这一生,终算完整。


只是你怎如此狠心,留下这么一个人,承受如此悲伤。


“好友啊......”


十.


回琉璃仙境前,去了趟时间城。交代所有后,又去了趟云渡山。


素还真把这件事情前因后果的解释了一遍,然后问一页书:“前辈如何看?”


一页书半垂了眼:“人生至此,也算圆满。”


“嗯。”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注1:有大量的句子都是剧中原句,太多了就没有标注,玉斧画疆那句也是原剧句子。
注2:黑色十九的结局为私设,不要信

评论

热度(20)

  1. 冥衣娇客_106十五_零零零君 转载了此文字